ebet官网,ebet官网app

您好,欢迎访问 ebet官网 网站! 联系我们
新闻资讯xwzx
行业资讯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ebet官网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因煤而富 鄂尔多斯成中国大陆最富裕城市作者:ebet官网app 日期:2011-12-18   来源:ebet官网  阅读:  字体:    打印

     一年前,奥三旦用他70年的人生阅历,也无法想象他今天的生活:如今,他和老伴两人住在一栋面积共370平方米的别墅里,几十平方米的客厅里装着50英寸的大彩电,宽大的沙发和茶几花费了1万多元钱。

    购买这栋别墅,花费了他40多万元。他还花费了16万元装修别墅,花费五六万元购置家具电器,包括一张按摩床。而他只是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一个地道的农民。

    这些钱来自何处?答案是煤矿的征地和拆迁安置。征地和拆迁安置使农民暴富,这在中国其他任何地区都很难想象,就在去年11月,成都一个叫做唐福珍的中年女人因不满拆迁补偿、拒绝强制拆迁而自焚。

    而生活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境内的农民奥三旦,一个拮据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为什么在一夜暴富之后,敢于消费呢?一切皆因煤矿。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对能源的需求急剧增加。鄂尔多斯市,这个地下储煤量占全中国1/6的地级市,因此搭上了这列经济快车而华丽变身,由内蒙古自治区的贫困地区变为中国内地"最富的城市",并通过福利的改善惠及百姓、老有所养是奥三旦们敢于消费的关键所在。

    中国内地最富的城市

    这是一座崭新的城市,到处都是新建的楼房。鄂尔多斯市由三个区组成:东胜区、东胜经济开发区和康巴什新区。后两者都是最近几年开发而成的新区。

    东胜区党政大楼建在东胜经济开发区,鄂尔多斯市党政大楼建在康巴什新区。这两座党政大楼,即使放在中国经济开放的东部或南部沿海城市,都堪称豪华。

    东胜区是鄂尔多斯的老城区,经过数年整改,焕然一新。尤其在夜间路灯亮起来时,更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城市。

    市区道路宽阔,不时有奔驰、路虎等豪华越野车穿行其间。据不完全统计,鄂尔多斯拥有价值500万元以上的宾利、劳斯莱斯、迈巴赫等豪华车约10辆,百万元以上的卡宴、宝马、奔驰、路虎等有近3000辆。数据还显示,鄂尔多斯每100户城镇居民拥有私家车28辆,平均每5个人拥有1辆私家车。

    街上,典当行、投资公司、担保公司林立。东胜经济开发区副书记兼副主任谢怀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毫不避讳地称,这些经营机构大多在从事民间借贷活动,他们用月息2.5%,甚至3%的高息,吸纳民间资金,然后以更高的利息贷出去。

    2007年,人民银行鄂尔多斯中心支行曾向当地居民发出400份关于民间借贷情况调查问卷,问卷调查显示,该年度,400人中有195人与典当行、投资公司、其他民间组织或个人发生过借款行为,占被调查人数的48.75%。

    鄂尔多斯市工商局统计资料显示,截至2008年9月,在鄂尔多斯注册的投资公司有305户、担保公司168户、委托寄卖商行54户、典当企业15家,共计注册资金161.53亿元。此外,批准成立小额贷款公司44家。

    实际上,更多的民间借贷活动发生在"地下钱庄",其数量无法统计。内蒙古经济信息中心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调查估算,鄂尔多斯市民间借贷资金运作的总量在300亿―500亿之间。

    如此庞大的资金涌入两个最主要的产业:煤矿和房地产开发。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富余民间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很多家庭多次购置房产。该市房地产建设规模和价格都超过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

    近年,北京、山东、海南等地的开发商时常到鄂尔多斯推介项目,甚至在鄂尔多斯设立长期办事处。"鄂尔多斯炒房团"由此声名鹊起。

    鄂尔多斯与陕西省交界,这个地处沙漠边缘的城市,在过去很多年,一直岌岌无名。在上世纪90年代,她曾以羊毛衫而闻名。而现在,在这个表面平静的城市涌动着金额庞大的富余民间资金。这些资金从何而来?

    人均GDP将超香港?

    鄂尔多斯这座城市如同一个煤老板,在过去很多年,他的日子都不好过,他甚至没有想过要一夜暴富。然而,一夜暴富的现实来得如此突然。

    由于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煤价在2003年后开始井喷式上涨。曾经,煤价最低时,1吨煤的坑口价仅为几元、十几元,到2003年,每吨原煤价格约为 200--300元,2008年9月,煤价涨到历史最高点,平均每吨煤的坑口价为470元到480元,即使劣质煤的坑口价也涨到两百七八十元。现在,优质煤的坑口价400元,劣质煤100多元钱。

    中国幅员辽阔,在很多国土面积的下面都储藏着丰富的煤炭。不过,由于交通运输限制,过去很多年,国内用煤,多是从东北、山东、河南、安徽等地开采,经过多年的挖掘,这些地方的煤矿资源越来越少,因此21世纪以来,山西、鄂尔多斯的煤矿业迎来了春天。

    鄂尔多斯市面积8.7万平方公里,约有80%的地下都含煤矿,储量为1万亿吨以上。另约有50%的地下含有天然气。

    鄂尔多斯因此迅速成为中国第一个产煤过2亿吨的城市,2008年产煤2.6亿吨。煤炭为这座城市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暴富神话。

    煤炭在GDP贡献中成为最耀眼的明星。从2003年以来,煤炭对鄂尔多斯GDP的贡献逐年上升,到2008年为最高峰,这一年,鄂尔多斯市G DP总量1603亿元人民币,仅原煤炭销售的贡献占61%到62%。鄂尔多斯市发改委能源科科长高贵根估计,2009年,原煤销售收益仍将占GDP的 60%。

    去年12月5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连辑表示,当年,鄂尔多斯的人均GDP将超过香港。

    实际上,按常住人口159.13万人计算,2008年,鄂尔多斯人均G DP为10万余元,而香港,2008年人均G DP为20.9万元人民币。

    2009年8月,鄂尔多斯市委书记杜梓在接受香港《大公报》采访时称,鄂尔多斯人均GDP将会在5年内超越香港。

    不管时事如何,G D P超香港的表达,如同一则成功的广告,瞬间使鄂尔多斯闻名全国。但也引发了诸多质疑。有评论认为,鄂尔多斯资源富集,人口稀疏,G DP"突飞猛进"实属正常。但以资源为主导的经济模式绝非长久之计,一旦资源趋于枯竭,经济增长将难以为继。相比而言,香港以第三产业为主导,以自由竞争为保障的增长模式,才是较为持久而健康的。

    这些质疑的声音不无道理。

    但同样无法忽略的事实是,早在2006年,鄂尔多斯人均G D P已达到16600美元,首次超过北京400美元。

    香港中文大学等机构的《2007年中国城市竞争发展力报告》中指出,鄂尔多斯市在全国200个城市中经济竞争力发展力超过上海、北京等城市,位居第一。 2008年,该市人均GDP全国城市前40名,鄂尔多斯排第一。近三年来,鄂尔多斯经济发展均以20%以上的速度发展。

    鄂尔多斯已经成为中国大陆最富裕的城市。

    财富进了谁的腰包

    "不能只看GDP,要看这些财富进入了哪些人的腰包。"鄂尔多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曾涵说。

    煤炭是鄂尔多斯经济高速运转的核心,它如同太阳,其他行业,如汽车修理、运输、餐饮等等,都是围绕太阳运转的行星,荣损紧密联系在一起。

    煤老板们处于煤炭经济的核心,他们最先暴富。业内人士测算,一般中小煤矿每吨煤的成本在50―80元之间,而每吨煤的坑口价数百元不等,利润率近10倍之多。

    2004年以前,地方煤矿572座,平均每个煤矿年产能9万吨,是年开始,鄂尔多斯对辖内的地方煤矿进行整合、技改,现存地方煤矿263座,平均每个煤矿的产能提高为72.5万吨。

    以此计算,平均每个煤矿的年利润几千万元。

    曾涵调任鄂尔多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之前,任准格尔召镇党委书记。曾涵私下称,因为煤矿行业属于暴利行业,所以,地方政府出面帮助农牧民与煤矿协商征地补偿时,往往执行国家最高补偿标准,甚至高于国家的最高标准;在丈量土地或者评估土地等级时,往往多填些许面积或者稍稍提高土地等级等等,使得农牧民能从煤炭暴利中多多受益。

    这种心态在整个鄂尔多斯地区各级政府中比较普遍。

    奥三旦所在的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村的土地,被神华集团全部征收了。他家原本有耕地十三四亩,荒地(林地)十几亩,按照耕地补偿每亩2.4万元、荒地补偿每亩1300元的补偿标准,再加上每人18万元的安置费,他家获得的征地补偿安置费共计70多万元。

    乌兰木伦村现有三个村集体企业,一座煤矿、一个集装站和一家供水公司,利润都用于改善村民福利和基础设施建设。

    在村民的土地全部被征收以后,村集体出资建起了别墅群,取名"乌兰木伦新村",每栋别墅面积370多平方米,每个村民可以免费享受35平方米的住房,多出的部分,按照每平方米1250元的成本价卖给村民。

    奥三旦夫妇育有6女1男,女儿们都出嫁了,儿子、儿媳妇自立门户,且都是国家公务员。神华集团征地后,奥三旦和儿子各得一座别墅。

    如今,71岁的奥三旦还在村供暖站上班,每月工资一两千元,加上养老保险金,以及村里、旗里发给他的生活补贴(因为他曾在村委会工作了15年以上),老两口每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而在农村,虽然各种生活用品都需要购置,但每人每月500元足够生活了。

    以前,他种地,养几头猪和十几只羊,全年只能积攒几千元钱。

    "老了,该享受一下了。"奥三旦说。所以他花费60多万元购买别墅、装修和购置家具。

    不久以后,这个新村将叫做"神华新村"。因为神华集团正借鉴乌兰木伦村的经验,紧挨着乌兰木伦新村,建起了别墅,以解决其他失地农民的安置问题。

    为解决失地农民的就业,乌兰木伦村村集体还将为神华集团建相关配套的企业,如手套厂等。

    目前,很多村民为煤矿服务,从事运输、修理、餐饮等等各行各业。乌兰木伦村共1297人,2008年人均年纯收入为2.5万元。在整个鄂尔多斯市,2008年,农牧民人均纯收入为7052元。

    高速扩张的城市

    煤炭也成为鄂尔多斯市地方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它也给该市的城市扩张和基础设施建设注入了强心剂。

    2008年,鄂尔多斯市财政收入265亿元人民币,原煤销售对财政的贡献率是53%,据估计,2009年可降为45%。

    地方财政日渐丰裕,城市扩张的规模、速度和基础设施的建设规模均空前。从2004年以来,仅五年时间,鄂尔多斯市区就建起了两个新区:康巴什新区和东胜经济开发区。康巴什新区已建成主次街道49条、126公里,全面完成32平方公里城市规划区市政基础设施配套建设。

    东胜区的发展是鄂尔多斯市城镇化发展的一个缩影。

    东胜老城区35平方公里,原为鄂尔多斯市府所在地。2003年,内蒙古自治区批准成立东胜经济开发区,最初批准的面积为20平方公里。

    经济开发区最初的开发方式是企业与政府合作成立投资公司,政府占30%股份,但既不注入资金,也不参与分红。企业解决全部资金问题,政府帮助其贷款。

    由企业征地,对居民、农民补偿、安置后,拍卖土地所得,然后进行修路、绿化、建设广场、公园等等。最初,征地成本为每亩10万元,拍卖时每亩价格15万元,后来地价不断增长,到2006年以后,逐渐涨到100万元每亩。企业获利日渐丰厚。

    2007年,为防止国有资产的流失,国家出台政策制止这一做法,要求土地拍卖所得必须直接用于道路等公共设施的建设,不能返还企业,因此,之后,所有工程采取政府招投标形式。

    不过,这次成功在当地政府形成了一个沿袭至今的观念,即"不花财政的钱或少花财政的钱办成事,才是本事"。

    东胜经济开发区建立6年来,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00亿元,开发面积从原来的20平方公里扩大到现在的60平方公里,2008年,经济开发区仅用于工程设计上的花费就为1亿元。

    今年,仅东胜旧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200多亿元,经济开发区为100亿元。

    经济开发区还在打造20平方公里的生态园,其中包括游乐园、动物园、植物园等,计划总投入约45亿元。

    在整个鄂尔多斯市,今年在建的项目,总投资1500亿元,其中包括13条铁路,600公里的高速公路,18个大型变

电站,14个分布在全市各旗县的工业园,每个工业区面积均为几十平方公里。前年这个数据是800多亿元,去年是1070亿元。

    近年,内蒙古自治区审批的建设用地,约有2/3都在鄂尔多斯。

    建设资金主要靠土地出让金,经济开发区每年约有30亿元的土地出让金,东胜旧城区约有四五十亿元;另有财政方面的投入,还有企业垫资,由政府分期付款,城建集团还可从银行贷款。

    目前,鄂尔多斯城市化率已达64%。

    一夜暴富的居民

    由于城市扩张,很多家庭又因拆迁而一夜暴富。

    2003年以来,该市对失地农民的补偿标准都是统一的,荒地每亩1万元,旱耕地每亩2万元,水浇地每亩2.5万元。当地地广人稀,近郊的人均6亩土地,稍远的人均一二十亩地。另有土地附着物,如果树、牛棚等补偿。

    房屋拆迁补偿标准随行就市,原来商品房价值每平方米八九百元,现在五六千元,所以补偿标准也随之提高。

    另有金额可观的安置费用,每个18岁以上的成年人(一对夫妻算一个人头)无偿获得一套130平方米的楼房,或者90平方米和60平方米的房子2套。当地人大多数选择后一种补偿方式,多出130平方米的面积,按照每平方米2200元成本价购买。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每人获得18万元的安置费。

    当地政府还为失地农民的生计做长远考虑,为每人免费提供30平方米的商业用地,让农民整体开发经营,但由于大多数人不愿意开发,因此由政府拍卖,每人分得12万元。

    所有失地农民加入城市社保系统,18岁以下的每年交费2000元;男性50岁,女性45岁以上的,一次性交2万元的养老保险、5000元的医疗保险,剩下的由政府补贴。当女性到了55岁,男性60岁以后,就享受养老保险,每月领取600元生活补助,并享受大病住院报销,2009年,重大疾病最高可报销10 万元。

    农民因参加就业培训,获得劳动人事部门颁发的资格证的,当地政府奖励3000元,考上高中、中专、大学的学生都可以获得几千元到几万元的奖励。

    据粗略计算,每个失地农民从征地、安置等方面,获益100万元以上。

    这导致农民盼望自家土地早日被征收、房子早日被拆迁。

    "早一个月拿到钱,早点放到典当行,收益就相当可观,最低的月利息是二分五,一般的是三分,100万元一年可以获得30万元以上的利息。"东胜区经济开发区副书记兼副主任谢怀君说,"在鄂尔多斯,典当行有几百家,而且运行得都很好。"

    城镇化、工业化的发展,又带动了建筑等行业发展,并使很多当地人因参与各个项目的建设而获益。

    很多村干部,变成了小工头,通过亲朋筹集资金,承包工程,逐渐变成大老板。到处都流传着某人一年成为千万富翁的故事。

    近日,鄂尔多斯市环保局一位办公人员说,她的很多朋友、同学,以前下岗,日子过得艰难,但是几年没见,突然发现他开上了宝马、路虎。

    如今,在鄂尔多斯市,工薪阶层是收入较低的人群,不过,他们大多购置了私家车,原因是家人都在做生意。在鄂尔多斯市,"做什么都赚钱"。

    出租车司机吴玉宝是东胜区罕台镇人,他承包了别人的出租车,每年能挣6万元。这样的收入,并不逊于广州、深圳的出租车司机。

    2008年,鄂尔多斯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性收入19435元人民币。

    鄂尔多斯的担忧

    毋庸置疑,鄂尔多斯的暴富神话依赖于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对煤炭等能源的高需求。如果中国经济稍有挫折,将会使鄂尔多斯脆弱的资金链断裂,引发剧烈的社会动荡。

    另一方面,在中国,像山西大同这样的知名的资源性城市还有很多,但它们过去的发展模式给今天的鄂尔多斯提供了负面教材。这些城市,过度依赖资源,经济结构单一,生态遭到了严重破坏,当资源枯竭时,它们的经济出现严重衰退。

    2008年,原煤销售所得税收占鄂尔多斯市全年财政的一半以上。这个数字让当地主政者感到担忧。鄂尔多斯正在殚精竭虑扭转这种局面。

    现在,鄂尔多斯不仅要输出资源,还要发展非煤产业。

    东胜经济开发区正在打造建科技园区、金融广场和总部经济。为吸引科技院所、金融机构、大企业进驻,其优惠政策十分慷慨。

    每进驻一家科技院所,当地政府奖励400万元经费,赠送2000平方米的办公场所。金融广场的每平方米造价7000元,但进驻的金融机构只需要交3200 元,就可获得产权。进驻总部广场的国内500强企业,将一次性获赠所有办公场所。目前已有呼市铁路局、包神铁路总公司等少数单位进驻。

    一位政府官员私下对记者称,这些优惠政策不能报道,因为这违背国家政策,有国有资产流失的嫌疑,但"如果不这样做,怎能吸引企业、科技院所进驻呢?如果将大企业吸引进驻,那产生的税收也十分可观"。

    鄂尔多斯市在建的14个工业园中,今年投资规模超过1亿元的项目达193个。2009年12月18日,鄂尔多斯市副市长李世透露,现已完成投资880亿元。

    这些项目中更多的是依托煤炭、天然气等资源的转化企业,如煤制油、煤制甲醇、煤制乙二醇、天然气制甲醇、天然气制尿素、风力发电制造设备、用于太阳能发电的多金硅项目、火电、陶瓷等等。未来,鄂尔多斯将会发展成为能源重化工基地和装备制造业基地。

    火电发展尤为迅速。2003年,鄂尔多斯只能发电300多万千瓦,但现在已经达到120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风电仅为15万千瓦,水电为74万千瓦,其余均为火电。另有300多万千瓦装机容量的火电站在建中。

    火电的急剧增加产生大量SO 2、烟尘和氮氧化物。近年来,由于中国政府对节能减排的重视,对SO 2的控制已见成效,但从政府到企业,都忽视了另一种气体的排放:CO 2。这是温室气体的主要来源。

    1个装机容量360兆瓦的火电厂,每年排放CO 2上亿吨。如此规模的发电厂,在鄂尔多斯就有2家。

    太阳能是最洁净的能源之一。鄂尔多斯市年日照时间长达3040多个小时,太阳能发电的装机规模可以达到6000万千瓦,但目前在鄂尔多斯仅有一家太阳能发电站――― 伊泰煤炭股份有限公司205千瓦太阳能发电站,这也是中国两座进入商业运营的太阳能发电站之一。

    但伊泰煤炭股份有限公司205千瓦太阳能发电站主任袁茂林对太阳能发电前景不够乐观,他认为中国政府在发展洁净能源方面"雷声大,雨点小",对企业支持力度不够。

    伊泰煤炭股份有限公司205千瓦太阳能发电站,于2008年1月进入商业运营,当年发电15.8万度,亏损205万元,今年发电26万度,亏损179多万元,原因是发电成本较高,因为要上缴较重的土地税和增值税。

    2008年,该太阳能发电站每发一度电,成本为12元,2009年为8元,但输入电网后,其市场价格和火电等一样,都是每度电0.24元,为鼓励发展太阳能,国家以每度电4元的价格,对太阳能发电企业进行补贴。但这样的补贴标准远远低于发电成本。

    即使在太阳能发电站造价大为下降的情况下,国家补贴也只能与发电成本持平。

    因此,袁茂林认为,如果国家不提高补贴标准,或降低土地税、增值税,太阳能发电企业生存艰难,但反之,太阳能发电规模越大,中国政府补贴的负担越大,而且会触动中国火电、水电等利益集团的利益格局。这因此形成悖论。

    但太阳能发电显然有着明显的优势。如建一座装机容量同为205千瓦的火电厂,则需用煤1616吨,产生605吨CO 2。太阳能发电既节能,又减少污染。

    2009年9月9日,美国太阳能电池巨头第一太阳能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谅解备忘录,宣布将在鄂尔多斯建立一个世界最大的太阳能生产基地,并考虑在中国新建一家制造厂。但这个项目至今尚无实质性进展。

    在鄂尔多斯,煤制油项目尤其备受世界关注。

    "多煤少油"的中国对国际石油依赖度超过50%。因此煤制油项目具有国家能源安全的战略意义。

    鄂尔多斯拥有世界上第一套百万吨级煤直接液化示范装置,还拥有一套煤间接液化的示范装置,在中国,煤间接液化装置仅有两套。这都是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

    神华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已建成年处理6000吨煤,产成品油108万吨的煤直接液化装置。总工程师舒歌平称,只要国际油价维持在每桶40美元,煤制油项目就不会亏本。在满负荷生产条件下,煤制油项目将产生的效益比直接卖煤多出10倍。

    伊泰煤制油有限责任公司研制的煤间接液化示范装置,也于去年3月份开始出油,年产原油16万吨。目前该公司正在进行二期项目的规划,将进行商业化的生产,年产578万吨油品。

    如果这些项目成功,鄂尔多斯将成为世界上"煤制油"的重要产业基地。但这些项目又和火电等一起,成为温室气体的重要来源。

    煤制成油虽然含硫、氮等有害元素大为降低,但其产生的CO 2惊人。直接液化每排放1立方米的气体中含86%的CO 2,间接液化排放的CO 2浓度更高。

    虽然中国目前尚未将CO 2列入总量控制排放的指标,但国际社会对全球气候的重视,CO 2迟早会列入控制的指标。

    因此,这两家企业都在进行碳捕获和碳隔离技术的研究,他们将CO 2捕获后,将浓度提升到90%,进行液化后注入地下。神华集团已经就此启动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但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尚无研究机构能够掌握这种技术将会给当地环境带来怎样的影响。

    而在经济高速发展中,刚刚暴富的人们,他们尚未来得及关注身边正在发生的,并将影响世界的,积极的和不积极的改变。